鲜为人知南疆血战中国空军九战九捷击落美军2万米高空侦察机

发布日期:2022-09-09 21:00   来源:未知   阅读:

  50多年前,空军驻云南某部指战员,用国产歼击机同世界上最先进的高空高速侦察机以及F-4C战斗机进行殊死搏斗,在南疆上空取得了九战九捷的辉煌战果,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用歼击机打下最先进高空高速侦察机的战例。

  这是一场正义的战争。这场战争虽然过去了50多个年头,但驻云南空军某部指战员,至今回忆起当时以劣胜优的战绩,仍感到自豪和骄傲。

  1965年2月,美国开始对越南北方实施全面轰炸。美国B-52型远程战略轰炸机每架携带750磅级炸弹,似蝗虫般遮天蔽日穿梭无阻,对准越南94个重点目标狂轰滥炸。整个越南硝烟弥漫,变成熊熊火海。

  美国不仅在越南国土上恣意践踏,还把魔爪伸向了我云南领空,凭着他们的“高空优势”,多次派遣U-2型高空侦察机频频对我云南领空进行大肆挑衅和侵犯,得意忘形地一次又一次地从马关——昆明——勐腊等地上空呼啸而过。SR-71高空高速侦察机也一次又一次地在元江——昆明——文山等地上空进行空中侦察,美国战斗机群,每天几十架次在中越边界进行猖狂的破坏活动,直接威胁到我国领土及人民群众的安危。

  1965年2月4日凌晨,天空刚刚吐出一线曙光,云南空军某师师长江震大校、基地主任陆长云大校,便坐上一辆草绿色的吉普车,快速奔驰在苍苍茫茫的云贵高原上了。他们是奉昆明空军指挥所主任刘懋功少将的命令,前往昆明参加一个紧急会议。

  在崔政委和刘主任背后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上面用蓝色笔迹标记着敌高空侦察机屡次入侵我云南领空的活动航线图,用红色笔迹标记着我机拦截阻击敌机的航线图。在的上方,悬挂着一幅“务歼入侵之敌”的大幅标语。

  身经百战的刘懋功将军,用眼光扫了扫整个会场,说:“今天的紧急会议,主要是研究布置打击敌高空高速侦察机的方案和策略。空军领导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云南空军,这是我们的光荣。今天,我根据的战略部署和空军领导的作战意图,重点讲一讲目前的国际形势、敌机的活动特点以及我们将采取的反击方案。”

  人们专注地听着刘主任传达的指示,以及空军党委对云南空军的要求。会后,这些空军将校,又全面仔细地分析了敌我优劣态势,经过近5个小时的研究讨论,一个最佳反击敌高空侦察机的战略方案摆在了大家的面前。

  3月云南某机场,一架架银白色的战斗机,昂首以待地停在起飞线上;一门门高射炮,怒视着蓝天;一批作战素质高的飞行员、指挥员来到云南前线。

  久经沙场、赫赫有名的空军战斗英雄、某师师长王海,抗美援朝英雄、“铁杆”僚机副师长焦景文,他俩曾在1951年11月18日,在朝鲜顺川上空协同作战,王海沉着冷静击落美军最优良的战斗机F-84两架;担任僚机的焦景文也同样击落了敌机两架。他们率领的飞行员们,在与敌机的殊死搏斗中,取得了6:0的辉煌战果,轰动了整个朝鲜战场。这些有胆有略、有实战经验的指战员,对打击敌高空侦察机信心百倍。

  但是,打敌高空侦察机,也是人民空军面临的一个新课题。因为敌机飞行高度一般在19000米以上,时速800公里,而且飞机体型小,雷达回波弱,机动性大,我机和地面雷达都难以攻击和搜索到目标。我空军当时从没有打击过万米以上高空目标的经验。

  面对困难,前线将士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练兵高潮。全体官兵披星戴月,废寝忘食地苦练杀敌本领,经过几个月的摸索和苦练,迅速提高了实战能力,渴望与美国飞贼较量一番。

  1965年4月18日13时40分,一线远程警戒雷达荧光屏上突然在越南安沛地区上空发现一架敌机,高度为19400米,时速为800公里,偷偷向云南蒙自方向飞来。

  霎时,云南空军某指挥所响起了急促的战备电铃声,待命的指战员似离弦的利箭,迅速奔赴各自的岗位。云南空军1号和3号首长也迅速赶到了指挥所。整个机场进入一等战备状态。

  13时55分,机场上,一颗绿色信号弹划破天空。随后,02号飞机直插云霄。

  驾驶“02号”飞机的是中队长张怀连,他个子不高,但却是一员虎将,有着高超的飞行技术。他迅速将飞机爬高到11500米以上,做好了战斗准备。

  14时03分,指挥所领航员根据N-20雷达所测到的方位、距离、高度等数据,及时引导张怀连发现并跟踪了敌机。14时07分,张怀连请求“攻击”,1号指挥员下令:“可以攻击!”

  张怀连迅速占据了有利的攻击位置。620米、550米、500米、400米……张怀连紧紧地咬住敌机不放,在距敌机300米处,他迅速调整飞机状态,瞄准目标,猛地按下电钮:“咚咚咚!”三炮齐发,数十发炮弹,全部击中目标,敌方高空侦察机当即爆炸成为碎片。

  云南空军首战告捷的喜讯,像春风般迅速传遍了祖国各地。发去了贺电,《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人民报告了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周总理亲自给空军领导打电话祝贺,不久又亲自接见了云南空军作战有功人员。

  4月20日,朱德委员长到会接见了有功人员。空军常乾坤副司令员在庆功大会上说:“张怀连同志在敌机入侵40公里,从起飞到击落敌机仅用了27分钟就打下了美制高空高速侦察机,使我们空军在世界空战史上又揭开了辉煌一页,这一仗打得狠,打得准,打得干脆利落,为人民空军打出了军威!”

  然而,侵越美军不甘心失败,从1965年4月至1966年3月,美国空军连续派出了5架高空高速侦察机进入我云南领空,但侵略者的阴谋始终没能得逞,我云南空军飞行员张怀连、冯全民、朱以降、鲁祥孝一一把来犯者击落在云南境内,使侵略者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美国政府并没有就此罢休。他们又使出了新的花招——改派低空电子侦察机,在敌战斗机的掩护下,强行对我云南边境进行破坏和侦察。

  1966年5月12日,金色的阳光照耀着云南某机场。排列整齐的银燕耀眼夺目,前沿阵地上显得十分宁静。

  下午15时50分,我云南空军某阵地雷达屏幕上突然发现敌4架F-4C战斗机,掩护着一架低空B-66电子侦察机,不顾国际法和中国政府的一再警告,偷偷向我云南马关方向飞来。

  寂静的军营,突然拉响了战备警报器,我云南空军各级指战员迅速赶到各自的岗位。飞行中队长袁聘就接到指挥员下达“迎战敌机”的命令,率领4架战斗机按战斗序列呼啸着飞向蓝天,以闪电般的速度直奔敌机。

  16时26分,我机在马关地区上空发现敌机。16时28分,袁聘就向指挥员报告:“敌机望风而逃!”指挥员沉稳地命令:“跟踪射击!”16时33分,袁聘就跟上敌机,指挥员下令:“狠狠打击!”

  怒火满腔的袁聘就,凭着高超的飞行技术,咬住了敌B-66电子侦察机,在距敌机640米处猛烈开炮。敌机凭着自己灵巧的机身,左右闪避。袁聘就紧咬不放,在距敌机400米时再一次发射炮弹,敌机拖着长长的浓烟坠地爆炸。

  紧接着,他猛地一个急转反扣,配合02号僚机郝章计咬住了一架敌F-4C战斗机,冲上去迎头开炮,使其严重受伤。四架敌机在我空军强大的攻势下,顿时惊慌失措,犹如惊弓之鸟四处逃跑。

  眼看这些侵略者就要逃出境外,袁聘就立即指挥我机变换战斗队形,加足马力猛追逃机。霎时,敌我双方短兵相接,炮火纷飞、空中火光闪闪,一场前所未有的血战在南疆上空展开了。

  突然,袁聘就发现04号僚机袁洁身后有两架敌机向他靠了上来。他放开自己咬住的敌机,迅速绕到袁洁身后,向敌机发射了猛烈的炮火。袁聘就一边掩护战友,一边同敌机展开殊死搏斗,就在他第二次营救战友时,遭到背后敌机响尾蛇导弹的攻击,袁聘就化作蓝天忠魂永远留在了南疆领空。

  前沿阵地平静了几个月后,云南空军情报处处长王启荣收到了一份敌情通报:“敌人已把高空高速侦察机飞行高度升高到20000米以上。”刘主任得到汇报,立即命令部队加紧军事训练。

  但是,要打20000米以上空中目标的难度非同一般。不要说我空军的装备跟不上,就连当时世界空战史上也无先例。

  为此,我云南空军在前线某指挥部又召开了一次紧急军事会议,针对敌机飞行高度和活动的特点,集思广益,提出了一系列的作战方案,最后选定减轻歼击机自身重量,提高飞行高度的方案。接着,云南前沿的空军指挥员,又到机场进行实地观察,发现取下飞机副油箱和导弹架,将会大大提高飞行高度和速度。但是,这样改装,也势必影响到飞机长时间的飞行,要求飞行员缩短空中滞留时间。为了能打击侵略者,飞行员们都赞成这么做,而且纷纷请战。云南前沿阵地又一次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练兵高潮。

  1968年1月20日和3月7日,敌改装后的高空高速侦察机,先后两次鬼鬼祟祟地窜入我云南勐腊——元江——昆明——罗平等地实施空中侦察活动,但是,敌人的阴谋始终未能得逞,均被我云南空军某飞行中队长王志信、飞行员李跃华一一击落。

  美军仍不甘心失败。为了摆脱我机攻击,1968年3月15日下午,他们采取机尾拉烟、蛇形飞行的战术,将飞行高度升到22300米,时速920公里,从勐腊入侵。我云南空军连续起飞6架歼击机在思茅——元江——昆明——开远一线抗击。由于敌机高度高、机动性大,加之改变了侦察方式,我机始终未能将其击落。

  下午14时40分,敌机已经在云南境内活动了1个小时16分钟,很快就要从文山方向逃出国境线了。

  就在这关键时刻,云南空军某飞行大队副大队长韩永武挺身而出,主动请缨,驾驶歼击机紧急起飞,向雷达测定的敌机位置冲去。

  14时52分,韩永武在文山以南发现敌高空高速侦察机。指挥员下令:“一定要把它揍下来!绝不能让它把中国的情报窃去!”韩副大队长加大马力靠近敌机。500米、400米、100米,韩副大队长对准目标,猛地按下电钮,一道闪光穿过敌机,只听轰隆一声,敌机爆炸在距中越边境线公里处的空中。

  韩副大队长来不及改变飞行方向,从敌机爆炸的残骸中穿过,机身几处受伤,造成飞机严重侧滑和抖动,随时都有螺旋触地爆炸的危险。指挥员当机立断,下令他跳伞。但韩副大队长为了保护飞机,冒着生命危险驾机返回了机场。

  云南空军指战员,就是凭着这股坚韧不拔的毅力,以落后的装备在南疆上空取得了九战九捷的辉煌战果。

  中国的援越抗美防空作战,从1965年8月至1969年3月共计3年零7个月,在借鉴朝鲜战场经验的基础上,采取了轮战的方式锻炼部队,先后有16个支队辖63个团赴越南参战。他们用勇气和智慧,克服了装备上的巨大差距,取得了击落美机597架、击伤479架的战绩。

  援越抗美是容易让人忽视的一场战争,由于日后中越两国交恶和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爆发,使得后世对于这场战争有着不同层面的理解,也使得这场战争的很多细节掩盖在历史尘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