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东营90后涉黑女头目李桂圆:涉非法拘禁16起

发布日期:2021-11-25 19:59   来源:未知   阅读:

  12月7日,东营警方悬赏30万抓捕涉黑嫌犯李桂圆。而1990年出生的她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更令人瞠目结舌。

  12月9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走访李桂圆的老家东营市东营区史口镇曹家村了解到,小时候成绩很好的她,因母亲不给100元的生活费,高一时便赌气辍学。辍学后的大概两年内,父亲都找不到她。初次结婚生下一女,离婚后,女儿跟前夫。其后她又嫁给同村的离异者李辉,而李辉则是上述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另一主要头目。

  据了解,李桂圆的父母也离了婚,这导致了父女二人的决裂。她的父亲李民(化名)说,从2012年闹离婚之后,李桂圆就与之断了联系。警方曾多次因女儿的事找他,“她是她,我是我,早就没来往了。”

  谈起李桂圆涉黑,她家的邻居、高中生小雪(化名)说,小时候见李桂圆,觉得她说话什么的都挺好,后来李桂圆结婚,就没怎么见过。但她记得,李桂圆给奶奶买过冰箱。

  邻居王山(化名)对此也很诧异。李桂圆小时候,其父李民常带她来自己家玩。王山说,李桂圆很聪明,一直成绩很好,当过班长。

  李桂圆辍学、结婚后,王山见过她开好车来,心想怎么这么有钱,但他不知道李桂圆做什么生意。直到现在他还认为,李桂圆辍学是因为家里穷,上不起了。

  李桂圆的父亲李民向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解释她辍学原因时则说,当时家里其实有钱,那时他在滨州惠民打工,给家里留了3000块钱,桂圆要100块钱的生活费,但妻子没给。

  李民回忆说,当时接到大哥电话说桂圆不上学了,他就赶快回家,才知道桂圆是赌气不上学了。“她成绩好,高中前几名,上的十一中。”李民说。

  回来之后,李民找不到李桂圆,不清楚她去了哪儿,也不知道干啥去了,同学、老师都找遍了。大概两年后,李桂圆回来,说谈了对象。李民觉得到年龄了,也该谈对象了。

  后来李桂圆说结婚,给准备准备,便结了婚。对象张海(化名)家离她家不远。当时是在东营办的婚礼,没在老家办。

  但二人后来离婚的原因,李民说不清楚。至于女儿的再婚,李民更连称不知情,尽管李桂圆的再婚对象是同村的李辉。因父女之间早已不说话,“李家老人也没一个知道的。”

  据王山介绍,李辉同样是离异,他与李桂圆的结合不被家人认可。但记者未能采访到李辉家人求证。

  李辉、李桂圆育有孩子,但王山不知道生了几个。作为父亲的李民也说“不清楚”。

  王山说,李民夫妻离婚那段时间,李民曾拿砖砸过李桂圆的新奥迪车。李民对此的解释是,那次李桂圆回家,说是别人开车送她来的,李民便问司机在哪里,想让司机来家喝点水,结果车上没人,李民觉得女儿骗他。当时正赶上李民喝了酒,本打算睡觉,李桂圆哐哐敲门叫开了门。醉酒中的李民心想“你砸我门我砸你车”,于是发生了砸奥迪车的一幕。

  “她嫌我跟她妈离婚。”李民说,其实他们夫妻二人一开始感情就不好,李桂圆小时候,二人也没少吵架。

  记者在曹家村看到,李民前妻自己住在一间破旧的土屋里,屋里没有电,也没有取暖设备,院子里支着一口大锅。与她沟通时,能做简短对话。记者问她跟李桂圆还有无联系时,她说没有。记者未作过多打扰便离开。

  但不只王山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李民前妻的精神失常大概是从二人闹离婚时开始的。

  与父亲断绝关系的李桂圆,与小自己十几岁的妹妹也关系不佳。李民说,姐妹俩不大合得来。

  在这样的家庭背景里,能让李桂圆感到温暖的或许只有奶奶。李民说,李桂圆对奶奶很好,她是奶奶看大的,“有时候她回来我都不知道,但她去奶奶家了。”

  尽管李桂圆犯了涉黑案在逃,李民仍认为她心是软的,“比如你跟她都是一个村的,外人要是欺负你了,她就会出来打抱不平。”

  但李民也承认,女儿从小就不大跟他聊心事。他曾问女儿买的奥迪车多少钱,女儿回说70来万。他便问哪来这么多钱,女儿一句“俺有钱你管啥”把他堵住了。

  今年11月20日,东营市东营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李辉等24名被告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由此也揭开了李桂圆的另一面。

  经审理查明,2015年7月至12月,李桂圆成立润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并收购润浩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对外开展汽车分期担保业务。其间,李桂圆对公司全面管理,李辉以董事长等身份通过多种方式参与管理,李静静、田金达等先后加入。2016年10月,被告人李辉将具有暴力催收经验的曹令令(另案处理)召入公司并成立催收部进行暴力催收,先后通过不同途径吸纳王希同等多名成员加入,李静静负责催收部财务和部分管理。2016年10月至2018年3月期间,曹令令、李静静指使催收人员多次以购车人逾期缴纳车辆按揭款、GPS异常等为借口,到购车人、担保人、中介者家中或将前述人员带至指定地点,以扣押车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殴打、跟踪、滋扰等方式强行索要高额违约金、保证金、拖车费等,多次实施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行为。田金达等人通过银行贷款套现、更改购车人车辆贷合同手续费率骗取、截取银行既得利益等方式获取经济利益,为组织的发展壮大、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提供有力支撑。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形成以来,多次组织涉案人员交叉结伙有组织地以暴力、软暴力、威胁等手段实施各类违法犯罪活动240起,其中非法拘禁16起,寻衅滋事6起,敲诈勒索214起,合同诈骗1起,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1起,骗取贷款1起,非法侵入住宅1起,欺压残害群众,并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攫取非法利益,在东营区及周边区域形成了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社会危害性大。

  法院审理认为,李桂圆伙同被告人李辉为实施违法犯罪行为纠集多人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人数众多,层级和分工明确,骨干成员基本固定;通过有组织地违法犯罪活动获取巨额经济利益;以暴力、软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行为240起;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了东营区及周边区域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重大社会影响。该犯罪组织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特征,依法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李辉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李静静等3人为骨干成员,王希同等6人为积极参加者,其他成员为一般参加者。

  东营区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骗取贷款罪、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对李辉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其他被告人分别判处十六年到一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数额不等的罚金。

  在悬赏通缉令发布的第二天,东营区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负责人王春光和专案组办案民警杨增光的手机快被打爆了。

  “已经连续二十几个小时没合眼了,生怕漏掉一条有效线日下午,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走进杨增光办公室时,他一边飞快地记录着关键信息,一边接听电话,从东北到广东,这些从北到南横跨中国的举报电话已经多达百余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