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黑竹溝 揭秘“中國百慕大”

发布日期:2021-11-21 11:13   来源:未知   阅读:

  一支科學考察探險隊,在生死間首次成功徒步穿越四川省黑竹溝核心地帶,揭開長期以來懸在黑竹溝的“神秘失蹤之謎”“地磁異常之謎”“動植物之謎”等謎題。這既是國內戶外探險的重大成果,又是一次成功的科學考察探索,在全國乃至世界探險界都具有歷史意義和現實價值。

  “隊長,抱歉!我媳婦從網上查到一些關於黑竹溝的可怕資訊,很是擔心,不讓我去,另外家裏的孩子還小。下次再有機會跟你一起出征吧。”此次科學探險考察隊隊長、四川旅遊學院教授、著名極限探險家劉勇的手機上彈出一名隊員退出的資訊。

  他們面對的是神秘之地黑竹溝,地勢雄險、景觀壯闊。傳説裏無論是人還是牲口,只要靠近溝內一個叫石門關的地方,都有去無回。

  黑竹溝位於北緯30,這條緯線,充滿了太多的謎題:傳説中的大西洲沉沒處、令人費解的埃及金字塔及獅身人面像、成為神秘失蹤事件代名詞的百慕大同樣位於北緯30的黑竹溝被譽為“中國百慕大”,其核心區羅索伊達峽谷,有一條長達60公里的地磁異常帶。

  黑竹溝內發生的詭異事件,是否也與這條神秘緯線有關?屢屢吃人的石門關,究竟有怎樣的魔力?走進去的人幾乎無人生還,與地磁異常是否有關?

  這片原始景象上空“盤旋”著神秘莫測、令人生畏的傳説,讓前往黑竹溝探險的人一直心存忐忑。然而,黑竹溝需要發展,首先就要揭開地磁核心帶之謎。政府、景區、探險界、科學界都迫切想探明羅索依達核心區的奧秘。

  此次探險隊的陣容強大,整個顧問專家團有28人,包括極限探險家、地質專家、動植物專家、極限攝影師、測繪專家、定向越野冠軍、職業登山運動員等。實地入溝核心探險團隊,由劉勇擔任隊長,其他幾位隊員也是國內探險界身經百戰的人物,還有5位當地經驗豐富的彝族獵戶做嚮導協作。

  面對有人臨時退出的情況,為了不給整個探險科考隊造成壓力,劉勇馬上把這名隊員原本負責的安全、戶外測量及拍攝的任務重新調整分配,自己承擔起拍攝工作。穿越行程預計四五天,但整個團隊準備了一週的物資和各種裝備,每個隊員的背包重達3040公斤。

  6月21日至24日,科學考察探險隊徒步穿越羅索依達峽谷,首探黑竹溝地磁異常帶的核心線路,打破了神秘“死亡之谷”的魔咒。

  “大概在上世紀90年代初,我就關注黑竹溝。羅索依達這條路線此前無人穿越,頗為神秘。”8月中旬,劉勇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説,前期地方政府和景區管理方數次接觸其團隊,希望他們去探險科考、破解謎團,“我比較慎重,團隊在科考探險前期做了大量技術準備,以科學態度精心的準備,不敢絲毫怠慢和掉以輕心。”

  今年3月,黑竹溝探險立項,邀來地質測繪、生命科學、戶外影像、山地災害、極限探險等各領域的專家組成顧問團,前後四次前往黑竹溝景區深入調研,查閱大量歷史、人文、水文和氣象資料,組織多次討論和座談。

  在與曾參與過探險的老專家、當地獵人和採藥者數次深入交談後,專家團蒐集了大量一手資料。經過嚴格縝密的綜合評估,專家團確定在6月20日左右,將有約5天好天氣的窗口,於是緊急啟程進入黑竹溝最為神秘的地磁異常帶進行探險。

  6月21日是探險隊入溝的第一天。一踏入悠長深邃的山林,探險隊員耳畔是滿山雀躍的鳥叫聲,沿途古木參天、山谷奇特、濃霧瀰漫.夏天的黑竹溝被原始森林覆蓋,景色壯麗震撼,相機隨手一拍即為大片。

  走著走著,逐漸地勢起伏平緩,一大片空曠的高山草甸盡收眼底,這裡大到足以舉行萬人盛會。

  資料顯示,黑竹溝猶如動植物的綠色天然基因庫。這裡地形獨特,受人類干擾極少,許多古老植物得以保存下來,也給這裡的植物繁衍提供了良好的自然條件。據説,這塊土地上有很多野生動物,其中不乏世界稀有動物。有一種黑白相間,花紋成條狀的大熊貓和另一種黑白相間呈圓狀花紋的花熊貓更是稀有中之稀有。

  為了解開這裡的動植物之謎,科考隊在領略高低落差達3000米的山峰、縱橫交錯的溝壑的同時,對一路所見到的垂直分佈的植被,階層分明的動植物世界盡可能地一一拍攝記錄。

  “這是什麼?”劉勇發現一種綠色植物,枝葉叉開,根莖頎長,好奇地問身旁的嚮導。

  劉勇馬上對重樓進行拍攝,採下標本做詳細記錄。路途中,花類物種眾多,如佛甲草杜鵑花、類野升麻、唐松草、薔薇、馬先蒿、一把傘南星、杓蘭、碎米薺等,很多具有較好的觀賞性,當然還有許多可食用的藥材,比如野生靈芝。

  隊員們還見到了有“植物界大熊貓”之稱的珙桐,以及不尋常的高大珍稀樹種喬木杜鵑。

  當森林深處的木棧道路段結束,隊員們到達既定的露營地榮宏德草甸,儀器顯示海拔3280米,行程約4公里,徒步時長約3小時,爬高量371米。看似平整的榮宏德草甸遠非想像中平靜,而且間或會有野生動物出沒。隊員們興奮的是,沿途他們還發現了新鮮的野生大熊貓糞便。

  第一天也不是沒有麻煩,在野外探險,隊員們將隨身的水喝完,習慣就地尋找水源,但當天雨過之後,草原裏形成的積水大坑滿是污水,於是,很多隊員臨到第二天早上出發都沒怎麼飲水。

  關於黑竹溝的神秘傳説讓接下來的行程充滿未知

  “1950年,西昌戰役國民黨胡宗南一支殘余部隊30余人穿越黑竹溝,只有一個人生還,據説是你父親救的?”行進之中,科考隊員將聽到的一些當地傳説,找同行嚮導嘮嗑求證。

  “是的。小時候聽父親説,他當年救出的是一位參謀長,身上背著糧食。”科考隊的一位當地嚮導説。

  “那些傳説是真的嗎?”隊員們進一步詢問。自1951年至今,川南林業局、四川省林業廳勘探隊,解放軍測繪隊、戶外探險隊和彝族同胞多次在黑竹溝遇險,多人死傷和失蹤。

  聽過那麼多撲朔迷離的傳説,多年從事極限探險、曾去過南北極,喜馬拉雅山脈等地區的劉勇表示:“作為隊長,我要表現出十足的信心,如果在隊員面前顯示出一絲恐懼,會影響到他們的信心,所以這麼多年來只要是我帶隊,就讓他們在心理上感到平穩。”

  當日下午,科考隊走到一個叫作絕壁溝的地方,發現沒路了。但見一道瀑布傾瀉而下,是一路遇到的最高最大的瀑布。其兩側有被沖刷出來的絕壁,非常陡峭濕滑,幾乎無法爬下去,而左右兩側的高大山崖,也很難翻過去。

  可以想見,大抵前人可知的探險也許就止步於此。據一位黑竹溝景區相關負責人介紹,黑竹溝植被茂密,地形險要,已開發面積不到十分之一,未開發的地方,尤其是石門關一帶,有很多暗河或者懸崖。

  找路!劉勇帶著一個隊員爬到瀑布上面一點探路,水流在耳邊轟隆隆鳴響。人若順瀑布向下走,能否承受水勢落差産生的壓力,以及水流的湍急?望著濕滑的瀑布側溝,劉勇倒是有了一些主意。

  但嚮導對從絕壁下降沒有信心,便扔下行李,翻山去尋找新路。他們下午5點出發,直到晚上8點多才全身濕透地回到駐紮營地。嚮導領隊、老獵人曲目達爾説:“這一路濕滑,我們過河穿林,走了很多地方,都沒有可行之路。”

  “我認為順著這裡下降到谷底,有一定可行性。”經過考慮,劉勇把這個最終決定告訴全隊。不過隨行的當地人不會繩索下降技術。於是,他開始做當地嚮導的工作,並規劃安排全隊如何下降,誰下降、誰空身、誰吊包等。

  “當時,隨行的老百姓聽了我的初步決定之後,馬上勸我們走另外一條路,即繞路兩天翻山走611林場。然而,如果沒有走羅索依達之路,相當於這次探險失敗。我當時沒有明確表態,而是説先宿營,明天再看看地形做決定。”劉勇説。

  那晚,劉勇輾轉反側,如果出任何狀況,後果將不堪設想。特別是嚮導沒有掌握用繩索下降的技能,再加上隊員身上還背著很多東西,如錄影機、無人機、食物

  戶外專家、擅長繩索攀岩的隊員龔劍説,使用繩索攀岩可是需要“技術+經驗”的活兒,要在陡峭懸壁上找到錨點,把繩索挂在上面,保證在濕滑的地方可以安全下降,最後一名隊員還需要回收繩索,核心的5名隊員都是在這方面有多年研究和實戰的。

  最終,運用熟練的戶外技能,隊員們從垂直高差達120米的濕滑懸崖上,使用繩索技術緩緩下滑。核心隊員在繩索的前後把控,把嚮導放在隊伍中間。相互協作,不停地下降、橫切、再下降,一行人花了將近3個小時,抵達瀑布穀底。當隊員向上回望瀑布,難以相信就這樣從絕壁上下來了。

  然而,進入谷底後,穿行在深而窄的峽谷中,兩側仍是陡峭絕壁,完全沒有任何道路,一個緊接一個的大小瀑布,所有人不停地涉水過河、上下攀爬、翻越密林大山。

  十幾年前,一個著名的科普節目在黑竹溝拍攝系列節目。攝製組精心挑選4隻品種優良的信鴿到溝口景區放飛,而這4隻從未迷過路的信鴿,卻再也沒有飛回來。

  有一年,川南林業局工作人員到溝內勘測,下午6點多,突遇林間瀰漫大霧,工作人員只能靠著指南針前行。然而,走來走去,卻發現一直在一個地方打轉,因為隨身攜帶的七八個指南針,同時失靈了。

  在2014年之前,成都理工大學教授李才明來到黑竹溝溝口,在這裡,子午測定儀上的數值顯示為49300納特,屬於理論上的正常範圍。

  在GPS的指引下,往南走了兩公里會發現,子午測量儀上的數值顯示為49500納特。在北半球,越往南走,離赤道越近,磁場應該越弱,怎麼這裡卻反過來了呢?黑竹溝存在地磁異常。

  “當我們走進黑竹溝地磁偏轉的核心區域,機械式指北針偏轉度很大,隨著海拔高度降低,走出峽谷時,地磁偏轉就消失了。而此行的重點就是對黑竹溝地磁空間分佈和變化規律進行探測,試圖揭開其神秘面紗。”劉勇對記者説。

  當時,隊員們在核心區的不同點位,先後多次利用電子指北針和機械指北針測量數據,對羅索依達溝內的地磁帶進行比較測試,在測試點2714米處,測到地磁帶偏轉達30之多這也是迄今第一次人類在此實地測得的數據。

  曾有專家通過經驗判斷加上採樣鑒定,當地岩石確定為含鐵量高的玄武岩。石門關存在著大量玄武岩,它們各自釋放磁性形成了磁場,並對原本的地球磁場産生了干擾。這樣一來,指南針就失靈了。

  不同的玄武岩,含鐵量不同,磁場強度不同,為了更精準地做出判斷,科考隊員們特意在山上、路邊、河谷等地採了七八塊石頭樣本,帶回實驗室進一步檢測。

  探險隊在此地也著實遭遇了很多不同尋常的現象:對講機出發之前測試明明沒問題,但是進入黑竹溝裏就沒有信號; GPS、北斗測量儀在外面連續使用幾天都沒事,但是在溝裏兩三個小時電就耗盡,其間還出現信號中斷點。

  因此,探險隊多次遭遇迷路。依據以往的經驗可從植物倒伏判斷方向,但是因為裏面植物太茂密,根本無法判斷,並且,行進時看不到前面隊員就大聲呼喊問詢。然而,當間隔超過二三十米,再喊,彼此便聽不到了,也沒有回音。於是,劉勇決定每兩個隊員之間保持在20米內。

  第三天傍晚,保障安全的戶外專家王聖滔,忽然看不到在隊尾的強介了。由於強介一路負責拍攝素材,前面挂著相機、錄影機,背著無人機,走走停停,常常會因拍攝“拖”整個隊伍的後腿。王聖滔體能好,背了很多東西,既要在前面探路,還要經常來回跑到後面接應隊尾的隊員。好不容易把強介等來時,一時拋出句氣話,“天都快黑了,還在拍,以後再也不跟你一起出來了!”而到晚上宿營時,兩個人又相談甚歡。

  隊裏的女隊員譚靜,曾是全國定向越野冠軍,下河蹚水,上山攀爬,不輸于男隊員。這次她擔任重要的測繪記錄、情報收集工作,功不可沒。

  “科考隊員們在行進中工作不是件容易事,有時很驚險。一次,我們在一懸崖上準備飛無人機進行拍攝,當時一邊小心翼翼、穩穩地操作無人機,怕不能回收機器,丟失裏面的寶貴資料,一邊用余光掃察周邊懸崖峭壁的地形,保證生命安全。”劉勇介紹説。

  第三天,隊員撥開茂密的箭竹叢林,在濃霧、大水中摸索跋涉,從海拔3280米的榮宏德草甸翻山越嶺向南進入無人區。隊員這樣記錄:行程僅3.8公里,徒步時長約9.5小時,累計下降量1002米。

  霧氣籠罩的密林裏,蚊蟲如影隨形,隊員不堪其擾。一路隊員不敢摘帽子,凡是露在外面的部位都有被叮咬的紅腫膿包,途經溪流蹚水和穿越密林時,還有螞蟥逮到機會就鑽進隊員的衣褲、旅遊鞋中叮咬,弄得隊員大腿、腳上血印斑斑。

  一路上,探險隊不僅要克服艱險的路途攀岩前進,還時刻不忘利用攜帶的電子儀器和北斗測量儀,沿途詳細記錄整條線路的海拔、風險點、露營點、水源地等的經緯度、地磁偏轉等資料,隨隊極限攝影師還拍攝了大量探險、地理風貌(如懸崖、瀑布、草甸等)和動植物等珍貴的一手影像資料。

  臨近第三晚,眼看著要下場大雨,筋疲力盡的隊員們只能尋找河谷中地勢稍高的地方露營,結束一天行程照例進行總結記錄。

  半夜而至的滂沱大雨使得河水水位不斷攀升,聽著密集的雨點敲打帳篷,隊員判斷著雨的大小。後半夜雨點加大,劉勇開始擔心,一是大雨引發山洪暴發很危險,半夜帳篷有可能會被洪水沖走,還有,雨若一直不停,第二天可能無路可走。看到水面一點點上漲,大夥兒提心吊膽擔心暴發山洪,幾乎一夜沒合眼。

  天濛濛亮了,度過有驚無險的煎熬一夜後,隊員們頂著大雨繼續在濕滑的岩壁上攀上爬下繼續前行。

  在不斷跋涉中,隊員從山上遠眺,依稀看到了雲霧中的山莊。那時,探險隊意識到,他們憑藉勇氣、膽識和魄力,一路克服艱險戰勝困境,探險科考成功完成。

  此次徒步核心區域穿越共4天,線路總長度53公里(進山線路24公里,核心區穿越線路29公里),成功完成了史上首次穿越黑竹溝羅索依達峽谷,基本探明情況,動物、植物、地形、雲霧天氣、危險路段、地磁偏轉等資料都被記錄下來,帶出大量珍貴的一手科考資料,探明黑竹溝最後一處未被前人探明的處女地。

  7月底,經過一個月的整理,探險隊形成一份初步報告,所採集的資料已提交給當地政府部門用於景區發展規劃,後續還將邀請更多專業人士參與解開黑竹溝的“謎題”。

  “黑竹溝並不是死亡之谷。”回顧整個探險過程,劉勇做出結論,“我們10個人完好無缺地走了出來。”他表示,如果有科學的準備,完全可以成功穿越。“人畜進入黑竹溝屢屢發生失蹤和死亡事件,原因其實並沒那麼玄乎,可能是進入者缺乏充足準備和豐富經驗貿然行動,面對險情處置不當發生意外,比如失足跌下深淵或峽谷暗河”劉勇認為,深山深谷裏森林植被茂密,溫差氣候變化多端,出現迷霧、瘴氣等奇異現象也極為正常。黑竹溝擁有高山草甸、山谷、密林、溪水、瀑布,以及超過3000種動植物資源。這些形態各異的自然資源組合在一起,形成了山地探險資源的聚集地。不同人可在此地實現不同的探險目標。此次科考探險對線路進行了詳細的分析和評級,並給出評價和建議。

  多位專家表示,本次黑竹溝核心地帶科考探險首次成功穿越,這不僅僅是一次戶外探險線路穿越,它還揭開了長期以來懸而未決的黑竹溝“神秘失蹤之謎”“動植物之謎”“地磁異常之謎”等謎題,這既是國內戶外探險的重大成果,也是一次成功的科學考察探索,在全國乃至全球探險界都具有歷史意義和現實價值。

  記者從峨邊縣相關部門了解到,當地正與四川旅遊投資集團合作在黑竹溝打造國內首個以探險迷蹤為主題的山地旅遊景區。“峨邊縣準備運用劉勇團隊的探險成果,打造一條專業級的、針對高端探險遊客的探險旅遊線路;同時,利用先進的數字技術,將黑竹溝核心景區虛擬化、場景化,打造VR黑竹溝,讓難以親臨現場的遊客在家就能體驗到極限美景。”峨邊縣常務副縣長李威巍表示。

  “羅索依達峽谷的生物多樣性、景觀多樣性都極為豐富。如果能解開黑竹溝的謎題、打消遊客的顧慮,相信今後這裡會成為探險旅遊的熱門景點。”劉勇告訴記者,他和團隊計劃在9月雨季結束後重返黑竹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