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准股份伪造假账3套 虚增银行存款171亿

发布日期:2021-11-25 07:37   来源:未知   阅读:

  资深新三板评论人周运南认为,公准股份因未按时披露2018年年报已于2019年5月6日被暂停转让至今,证监会本次处罚公告之后,等待公司的必将是强制摘牌退市的命运了。

  新华财经北京12月21日电 近日,华安证券发布的《关于公准肉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风险提示性公告》,提及了来自证监会的《市场禁入决定书(2020)19 号》、《行政处罚 决定书(2020)101 号》两份处罚。分析发现,这是新三板已结案中最大的财务造假案例,伪造手段和数据令人发指。

  公准股份于2014年8月7日挂牌新三板,位于黑龙江省海伦市,主要从事生猪屠宰及加工等生产经营业务,新三板早期二级市场的明星企业,总股本2.32亿。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48亿元、11.96亿元、13.9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3亿元、1.08亿元、1.14亿元。2014年11月公司启动做市交易,坐拥6家做市商,当时与中海阳一起成为新三板做市商最多的两家公司。

  2014年11月20日,公司发布新三板首例限价减持公告称:基于对公司发展的信心,包括大股东韩义文在内的10位股东承诺,自2014年11月21日起,6个月内减持价格不低于20元/股,12个月内减持价格不低于25元/股,24个月内减持价格不低于35元/股。上述股东合计持有公司95.4680%股份。在承诺期间,若上述公司股东违反减持承诺,将自愿把减持股份的全部所得上缴公司。

  2015年3月16日,公司获得深交所的《中小企业私募债券发行备案的通知书》,非公开发行面值不超过4亿元的中小企业私募债。2015年4月7日,公司做市市值一度超过24亿元。2016年1月,被媒体冠以新三板生鲜第一股的公准股份以15元/股价格向12名认购人发行股份,合计募资1.5亿元,除了韩义文等公司6名原股东之外,新进的六名投资者的认购金额为7050万元。2016年6月18日,公司成为新三板首批创新层企业。

  2016年9月,公司改变了1.5亿元定增募资用途,掏了7500万元收购海都集团魏波手中的黑龙江省七合畜牧集团有限公司84.36%股权;还将剩余7500万元投给七合畜牧作为后续建设资金。主办券商华安证券及时提示风险称:七合畜牧尚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和房产所有权证,目前仍处于建设阶段,尚未开展生产经营活动;且标的公司未经审计。在券商提示风险后,2016年12月30日,七合畜牧将公准股份后续投资的7403.16万元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予以归还。但是公司对于七合畜牧折价公司似乎是情有独钟,2017年5月11日,七合畜牧与中跃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黑龙江分公司签订了《养猪场工程施工承包合同》,12日公司董事会通过了《养猪场承包合同》的议案,当天公准股份将7500万元募集资金又转账至七合畜牧。根据公准股份提供的合同文件,该合同工程预付款7500万元,七合畜牧已经于5月16日将7500万元支付给中跃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黑龙江分公司作为工程预付款。此后,公司在6月1日再次公告要变更募资用途,将1.5亿元定增募资全部用于七合畜牧的固定资产建设。

  2017年6月22日,临近最后期限公司终于发出年报:2016年实现收入13.9亿元,同比增长16.5%;净利润1.1亿元,同比增长6.6%;年底货币资金6.68亿元,超过绝大部分新三板公司的年收入,仅在手现金就是当时公司市值的两倍。

  2017年8月14日,异常的财报也引起了监管层的特别关注,全国股转向公司董事会及相关会计事务所下发《关于对公准肉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问询函》,其中要求公司说明:(1)2016年度从事生猪屠宰业务的屠宰总数、日均屠宰数量;产品价格的确定依据以及平均销售单价;(2)说明经销商的数量、前五大经销商销售金额以及销售区域;(3)公司人均实现收入418.5万元,人均实现净利润34.5万元,但人均年工资总额24567.6元,月均工资2047.3元。请结合企业当地的人均收入水平,说明薪酬的合理性;(4)请结合企业的采购与销售汇款周期,说明企业日常经营的占款金额;(5)计算月均货币资金账户余额;(6)对货币资金的投资政策,说明利息收入与货币资金的规模是否匹配;(7)公司是否制定分红政策,在账面资金运用效率较低、控股股东对外质押股票借款的情况下不进行现金分红的原因。其中要求请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说明:(1)针对公准股份报告期内收入真实性进行的审计程序以及审计结论;(2)针对公准股份期末货币资金真实性进行的审计程序以及审计结论,银行对账单以及相关函证取得的结果。

  2017年10月26日,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控人韩义文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7年11月3日,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晁烨、董事兼副总经理孙运国、董事韩义平、监事会主席吴秋辉、监事艾晶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7年11月16日,公司前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宫传忠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7年11月28日,公司董事霍志秋、监事高东升、前财务总监孙文华及现任财务总监胥丽荣被立案调查。至此,公准股份及其所有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含离职共11人)全部被立案调查,这在新三板也当属首例了。

  2018年6月29日,公司在最后关头披露了2017年年报,业绩大变脸,2017年公准股份的营收只有1.2亿元,与2016年13.93亿元相比,缩水91.35%;2017年亏损1492万元,这是公司2012年有报表记录以来,首次出现亏损;年初账上现金6.68亿,年底账上只剩下65万元;年初未分配利润5.29亿元,年底变成了-1.58亿元。

  2018年7月2日,因中喜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年报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转让被实施风险警示,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ST公准”。

  2018年8月8日,华安证券发布风险提示公告,主办券商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韩义文先生近期无法取得联系,也无法通过ST公准相关人员与其取得联系。

  2020年11月30日,时隔近28个月后证监会于以《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准肉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韩义文等11名责任人员)》(【2020】101 号)的形式向市场揭开了公司的胆大妄为。

  为抬高公准股份的股价,用股权质押获取融资,时任公准股份董事长、总经理韩义文决策、指使财务人员进行财务造假。公准股份在2014年、2015年、2016年期间对内部管理与对外披露的会计核算分别设置账套:2014年设置了002号和099号两个账套,2015年设置了001号、002号和099号三个账套,2016年设置了001号、002号、088号和099号四个账套。其中2014年099号、2015年099号、2016年001号账套核算的数据用于内部管理,上述账套均以真实发生的业务为依据进行记账;2014年002号、2015年002号、2016年002号账套核算的数据用于编制对外披露的报表,伪造的财务数据都记录于上述三个账套中。此外,公准股份全资子公司绥棱天昊养殖有限公司、公准股份控股子公司黑龙江省七合畜牧集团有限公司各有1套账,编号为005号账、007号账。

  公准股份通过虚构业务方式、伪造收付款票据、虚增部分客户的业务规模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虚减财务费用,实现虚增利润目的。经核实,公准股份2015年年度报告合并财务报表共计虚增营业收入10.76亿元,虚增营业成本9.60亿元,虚增利息收入、虚减财务费用158.96万元,虚增利润总额1.17亿元,占当期年度报告披露利润总额1.08亿元的108.64%;公准股份2016年年度报告合并财务报表共计虚增营业收入12.22亿元,虚增营业成本11.10亿元,虚增利息收入、虚减财务费用205.81万元,虚增利润总额1.14亿元,占当期年度报告披露利润总额1.15亿元的99.51%。

  公准股份通过伪造银行入账凭证、资金转出不入账、虚增利息收入等方式虚增银行存款。韩义文3两个账户于2014年至2016年曾用于公准股份采购与销售业务的结算,将两个账户于2014年年末、2015年年末、2016年年末的余额记入公准股份的银行存款余额中。经核实,2014年12月31日,公准股份实际银行存款余额为531.18万元,当期披露的货币资金总额为4.28亿元,公准股份累计虚增银行存款4.23亿元;2015年12月31日,公准股份实际银行存款余额为4244.79万元,当期披露的货币资金总额为6.61亿元,公准股份累计虚增银行存款6.19亿元;2016年12月31日,公准股份实际货币资金余额为25.69万元,当期披露的货币资金总额为6.68亿元,公准股份累计虚增银行存款6.68亿元。

  为虚增营业收入,公准股份在2015年、2016年年度报告中虚构记载主要客户销售金额。2015年、2016年年度报告披露的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总额分别为4.13亿元、4.87亿元,均高于2015年实际实现的合并营业收入1.21亿元和2016年实际实现的合并营业收入1.72亿元。

  最终证监会决定:一、责令公准肉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改正违法行为,给与警告,并处以60 万元的罚款; 二、对韩义文给与警告,并处以 90 万元的罚款,其中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罚款 30 万元,作为实际控制人罚款 60 万元;三、对宫传忠、胥丽荣给与警告, 并处以 15 万元的罚款;四、对晁烨、孙运国给与警告,并处以 10 万元的罚款; 五、对韩义平、霍志秋给与警告,并处以 5 万元的罚款;六、对吴秋辉、高东升、艾晶给与警告,并分别处以 3 万元的罚款。同时证监会对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韩义文出具《市场禁入决定书(2020)19 号》,决定对韩义文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决定书中同时提到,自证监会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韩义文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 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 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资深新三板评论人周运南认为,公准股份因未按时披露2018年年报已于2019年5月6日被暂停转让至今,证监会本次处罚公告之后,等待公司的必将是强制摘牌退市的命运了。根据资料显示,公司停牌价为0.23元,总市值为5342万元,股东总人数324人,公司总市值从最高峰的超过24亿元到停牌时的0.5亿元,再到即将的退市,再多的处罚在众多投资者的巨大亏损面前无济于事、不值一提。如何保护投资者的正常权益,依旧任重道远。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金融专家“两江夜话”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2021中新金融峰会首场活动举行

  2021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金融峰会11月23日开幕 视界网全程视频直播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中新金融合作为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奠定坚实基础

  上海国际再保险中心建设重磅政策出台 全球首创数字化再保险登记清结算平台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