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无怠:潜伏他国37年至死没有等到间谍交换被捕后狱中自杀

发布日期:2022-05-10 10:01   来源:未知   阅读:

  金无怠,英文名纳瑞·金无怠(LarryWu-taiChin)。据说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后裔,出身名门。父亲金孟仁,早年留学法国,曾任平汉铁路局处长。先后与两任妻子生有四个儿子,分别是金无病、金无忌、金无怠与金无骄。1922年8月17日出生于北京,1940年考入燕京大学。在大学期间,金无怠穿着土布长衫,脚穿布鞋,样子很朴素,但他记忆力惊人,英文很好,有一副好嗓子,学习成绩名列前茅,思想进步,“非常爱国”。抗战开始后,燕京大学从北京搬到成都。1943年在成都时,与他同宿舍的有一个叫陈麟章的学生与金无怠关系很要好,后来,陈麟章成为华东军政委员会的政治秘书。是否从那时在成都读大学起,金无怠就被中共秘密组织吸收,不得而知。

  二十多岁时,金无怠就已经成为中共核心领导人手下的特工人员了,知道他间谍身份的人不到十人。

  一切悲剧在1985年发生。1985年的一天米国中央情报局忽然接到了一个来自米国国内的电话,有人自称是中国国家安全部的俞某,要向米国政府投诚。俞某向米国情报部门供出了在米国情报部门潜伏的金无怠,于是,潜伏美国长达37年之久的金无怠被捕。

  俞某 ,出身绍兴官僚家族俞家。祖父是俞大纯,中华民国交通部陇海铁路局局长;父亲俞启威,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某部部长;堂叔俞大维,曾任台湾地区”国防部“部长。俞家海外关系十分复杂。

  朝鲜战争期间,金无怠把大量米军情报转送到志愿军高层手中,其中包括志愿军战俘“”名单。六十年代,金无怠给中国提供米国对华外交情报。金无怠的情报还让米国在越战中失去了许多战略上的优势。由于他的活动让中国及北越方面了解到米国对越政策的变化及所采取的行动,使得北越更清楚美对南越采取的各方政策。从六十年代初到七十年代中期,北越总能清楚掌握米国对越南的态度。在1963年末越共已从各方情报了解到米国可能将全面介入南越,北越为此作好充分的战争准备,这让米国在全面对越开战后未能得到其所预想的结果。北越于1972年与米国在巴黎签署了和平协定,但由于越共之后了解到米国政府不想再更多地参与越南的事务后,对南越开始采取攻势,并在数年后统一越南。金无怠翻译大量有关中国的各类情报,其中有潜入大陆米国与台情报人员名单,中国招收情报人员信息,等等。

  被捕后,在证据面前,金无怠承认了自己的间谍行为,但坦白说秘密提供给中国的情报是关于灯塔之国总统对两国关系决策的信息,并因此声称自己对两国建交有功。金无怠说:“我提供了米国方面愿意修好的情报,中国大陆才做出了邀请尼克松访华的重大决定”。

  金无怠被捕后,他的妻子周谨予根本就不相信这个文质彬彬,温馨体贴,与自己同床共枕几十年的男人是中共大陆的大间谍。而金无怠呢,何尝又不是万分痛苦。几十年来,他独自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忍受着孤独和寂寞,不能和任何人,包括他的爱人,作真实的心灵交流。

  在等待判刑期间,金无怠曾经希望中米两国像冷战时期美苏两国当年交换间谍一样被交换回大陆,但在当时条件下这一条道路不可能走通。最终,法庭判决金无忌包括间谍罪在内的17项罪名成立。无望之中,1986年2月21日,金无怠在狱中抓住仅有的早餐1小时就餐时间自杀身亡,死因是用塑料袋套在头上窒息而死,时年63岁。随他而死去的,是埋藏在心里的不为人知的无数秘密,以及自己的间谍身份不被另一方承认的巨大遗憾。

  金无怠死后,遗体被埋葬在米国加州一处叫奥特玛哈的名人墓地,在该处墓地,永远长眠的不仅有金无怠,还有苹果的CEO乔布斯等名人。

  多年以后,在北京香山的玉皇顶苹果园附近,被人立了一块高1.1米、宽约50厘米、厚度约20厘米的朴素而又简单的石碑——那是金无怠的墓碑,由其女儿金美石、儿子金巨石、金鹿石三人所立。墓碑的正面刻有“先父金无怠之墓”,右侧后面是金无怠的父母之墓,金无怠死后算是重又回到了父母的怀抱。

  金无怠的妻子周谨予后居美国旧金山,1998年出版了《我的丈夫金无怠之死》一书,书中披露了她后来所追踪了解的丈夫金无怠生前身上所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