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健康新闻 >

《误杀》:不只是一场犯罪_娱乐频道_东方资讯

编辑:admin 日期:2020-05-24 00:08 分类:健康新闻 点击:
简介:2019年12月13日,电影《误杀》在中国大陆上映,引起了观影群体中的一阵轰动,影片改编自印度电影《误杀瞒天记》,饱满的故事情节和丰满的人物形象加以多次事件反转,一次次地冲击着观众的感官,给观影者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体验。 从影片拍摄手法来说,《误杀

2019年12月13日,电影《误杀》在中国大陆上映,引起了观影群体中的一阵轰动,影片改编自印度电影《误杀瞒天记》,饱满的故事情节和丰满的人物形象加以多次事件反转,一次次地冲击着观众的感官,给观影者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体验。

从影片拍摄手法来说,《误杀》如同是《唐人街探案》和《大佛普拉斯》的结合体,影片色调和设定的外语环境加上主演肖央,从视觉上便会让观众不自主地把影片设定为唐人街系列的番外篇。不同于希区柯克式跌宕起伏、悬疑丛生的叙述手法,没有多余的情节铺垫,不用空镜头和无限度转场吊胃口,观众从始至终目睹着争斗和误杀的全过程,此时便赋予了观影者上帝性质视角,俯瞰、了解这场误杀的前因后果,观赏着电影角色的周旋、审视和欺瞒。再说拍摄技法,影片中多次将两组同时开展、对比强烈的画面进行交叉叙述,沉车时的谨慎焦急对比周边喧闹的羊群,赛场上的格斗呼应着车库里的误杀,冲击性镜头的交叉、重叠牵引着观众的视线和思维,从而把蒙太奇艺术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

再谈到影片内容,这场误杀中的受害者是谁?无论是导演、编剧还是观众,都不能轻易做出结论,误杀起因是李维杰的女儿遭受侵犯,误杀结果是拉韫的儿子当场丧命,双方都同时扮演着施暴者和受害者的角色,好人和坏人也不再像童话故事里那样定位清晰、容易界定,就如柴静曾在《看见》中写道:“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坏人有时候只是做错事的人”。影片将人性的自私和丑恶不加掩饰地真实展现在镜头前,每个角色都是游离在善恶之间的矛盾体,这便使影片更加贴近社会现实,与观众之间的距离也随之更近。

曾有人把影片比喻成“看了1000部犯罪电影的肖央和审了1000件案子的陈冲之间的对决”,影片最后,这场精心营造的毁尸灭迹最终仍旧没有摆脱被识破的命运,这是否也在告诫我们:世上根本不存在完美犯罪。随着高新科技和刑侦技术的发展,任何犯罪都会留下蛛丝马迹,天网恢恢,做恶者必定会接受法律的制裁,即使暂时逃脱,终有一天也会为自己的错误行为付出代价。同时,电影里描述的情节并不可能与真实世界完全重合,即使是为了保护家人才用上了电影里的犯罪手段,在客观上仍是一种逃避责任、隐瞒犯罪事实的行为,为了承担家庭责任而放弃遵守社会规章制度,并不能得到法律的宽恕。

谈及影片中折射出的社会问题,首先便是阶级不平等,警察局和市长的儿子为非作歹却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仅是出于怀疑警察便能随便掏枪、乱挖坟地,在这个边陲小镇上,有钱有地位的人即使劣迹斑斑却也能始终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而普通市民只能无限度地接受和服从。随之而来的便是家庭教育问题,在这两个家庭中,亲子关系都算不上和谐,一个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够富裕从而使父亲不能满足女儿的心愿,另一个则是因为生活富足又太过溺爱导致儿子品行不端,亲子关系问题在任何国家任何地区都无可避免,家庭状况和父母的教育往往影响着子女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形成。在当代社会,仍发生着因工作繁忙疏于管教和因经济困难不能支持子女发展的家庭悲剧,要想改变这种现状,全社会要共同努力,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精准扶贫是国家提供的援助和支持,而父母要做的则更为重要,多关心、多陪伴,发现错误及时教育和制止,发现困难及时了解和帮助,当一家人能够其乐融融时,社会这个大家庭便也会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

影片的最大亮点在于结尾,记者再一次拿起话筒采访李维杰的街坊邻居,灰白的镜头扫过一个个人脸,最终又回到上一次采访的那个老人脸上,当记者第二次问出“你如何看待李维杰”时,镜头突然由灰白色过渡成彩色,老人的脸上浮现出若隐若现的笑容,跟《大佛普拉斯》类似的黑白、彩色镜头过渡对比手法 ,将电影格调拉升了一个层次。电影没有结局,李维杰入狱,却在影片开头便展现了他逃狱的场景,那也许只是一个李维杰想象出的故事,也许就是真实结局,观众无法判断的同时却又获得了一次自主发挥的机会,“你想让他死还是活着?”,这是导演向观众提出的问题,影片提供了每个观影者代入个性化想象的机会,若隐若现的空白式结局带给我们的是一场不一般却又酣畅淋漓的观影体验 。

电影《误杀》展示的不仅仅是一场犯罪,背后的社会问题和人生哲学值得深思,从影视拍摄手法上说,《误杀》值得成为一个精彩的行业标杆,从背后蕴含的深刻意义来说,《误杀》 也绝对称得上是一个优秀的社会教育影片。

热销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