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大户”信托冷观30万亿基建概念

发布日期:2022-05-13 11:05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经济下行压力下,近期十余省份累计公布超30万亿元的基建投资计划。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大型基建项目主要是公益性项目,跟信托资金的匹配度不高。在新基建方面,信托也不具备资金成本、专业性等方面优势,信托公司更多是发挥拾遗补缺的角色。而在近两年政信类业务违约风险上升背景下,信托公司或更应谨慎展业,探索基础产业业务模式的转型升级。

  相关统计显示,截至3月1日,包括北京、河北、山西等13个省市区发布了2020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清单。这份投资清单共包括10326个项目,其中8个省份公布了计划总投资额,共计33.83万亿元。

  据了解,除了交通、能源等传统基建领域外,5G、特高压、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建项目建设成为此轮基建的重点。

  基建潮来袭,对基建信托业务无疑是利好因素。事实上,在去年监管严控房地产业务规模的情况下,基建信托业务已经呈现上升趋势。

  中信建投研创部袁路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政信类业务风险相对可控,一定程度上也符合国家的政策鼓励方向的,所以这对信托公司来说肯定是个利好,包括对于信托公司存量政信类风险项目的化解、对公司经营业绩的提升等。

  某业内资深研究人士亦表示,信托一直是地方融资平台主要合作机构,预计今年基础设施类信托增长会相对快于其他类别信托。

  华南某信托公司表示,从短期来看是一个利好,相当于资产端变多了。西部某信托高管则表示,基建投资力度加大,政府融资需求量大了,对信托公司来说,业务可能相对好做一点。信托公司自身也希望提升业务规模,多拓展一些新项目。但整体上来看,基建业务是信托公司长期发展的传统业务,在业务战略上不会有大的调整。

  记者注意到,基建业务与信托公司资源禀赋依赖相对较大,部分大型央企背景或地方政府实控的信托公司,具备资源优势,或迎来较大利好。记者梳理了2016年至2018年部分信托公司信托资产投资中基础产业投资占比情况,其中,国家电网旗下的英大信托这一数字分别为62.16%、57.63%、68.33%;湖南省政府实际控制的湖南信托这一数字分别为53.67%、55.10%、35.97%。

  某民营系信托公司内部人员表示,由于没有资源方面的优势,其所在的公司基础产业类信托一直占比较低,此轮基建投资潮对其也不会有大的影响。

  分析人士指出,基建信托业务不会出现规模巨增的另一大原因,是业内对风险的顾虑。

  据相关统计,仅2019年上半年已有23款政信产品无法按时偿还贷款本息而违约(包含信托、私募基金等所有非标融资类产品)。而部分政信类业务占比较高的信托公司,其产品违约概率也在上升。

  以国元信托为例,根据公司年报信息,该公司2016年至2018年信托资产分布中,基础产业占比分别为49.56%、41.59%、48.59%。公开报道显示,仅2019年下半年以来,国元信托5单地方政信项目集中违约。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一些地方政府财政吃紧,融资平台杠杆比例较高,政信类融资项目中,资金用于借新还旧的比例较高,在此轮基建潮之下开展的政信类融资,未来如何偿还是一个问题。

  用益信托资深研究员帅国让提示,“目前信托行业处于深度转型期,经济增速换挡,实体经济增速放缓带来资产质量的下降。”

  上述西部信托公司高管表示,其所在的公司在下一步政信业务开展过程中,将会提高风控标准,收缩业务范围。

  此外,在严控地方隐形债务形势下,政信类业务也是监管处罚比较集中的业务板块。

  上述业内资深研究人士表示,政信类业务需要按照中央不增加隐性债务的要求,依法合规的参与地方政府基建融资。各地政府基建投资还是要量力而行,经济下行期,财政收入增速会下降,加之领域调控基调不变,盲目加杠杆会进一步增加流动性调配难度,尤其是对于部分经济实力不强的地方。当前部分地方融资平台流动性风险依然较高,后续的信用值得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在传统信托贷款模式在基建投融资领域存在较多局限的情况下,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应充分发挥信托制度的灵活性,运用股权投资、投贷联动、股权投资等模式,服务基础设施建设。

  上述资深业内研究人士表示,传统的地方融资平台合作模式可持续性不强,仍需要加快探索基建基金、资产证券化、PPP等方面的新模式,寻求可持续的业务模式。

  据记者了解,此前监管方面人士也提到,信托公司应积极创新产品和服务方式,灵活运用股权投资、投贷联动、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等手段,扶持经济新动能发展壮大。多位业内人士均向记者表示,股权投资模式是监管鼓励的方向,其合规性风险相对较小。

  平安信托基建投资团队高级董事总经理黄秦文表示,传统债权模式以融资主体的信用作为主要评价依据,而股权、夹层融资会更侧重项目自身现金流,不增加交易对手的负债压力,交易结构设计也更为灵活,但同时也对信托公司的专业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产业基金是一种投资载体,通过产业基金模式可以有效结合行业投资人和金融资本各自优势,在基础设施领域进行有效协同。股权投资模式需要公司具备专业的投资、投评及投后管理能力,需要建立全投资周期的风险管控能力,切实保障投资者利益,而这部分能力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和大量的成本投入,多数信托公司还不具备这一能力。此外,基础设施股权投资普遍久期较长,如果信托公司没有有效的长久期资金渠道,这部分业务的开展难度会很大。

  不过业内人士表示,上述业务模式均弱化了政府的信用支撑,对于信托公司的专业性、风险管理能力要求更高,需要专业的人才,也需要有相关的法律法规的支持做配套,信托公司推进比较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