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为发文章而写文章

发布日期:2021-11-21 11:13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报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邱晨辉)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2020年学术年会暨学会成立四十周年庆祝活动近日在北京开幕。开幕式上,中国科协名誉主席、中科院院士韩启德分析了当前科技史研究的特点,鼓励大家“要做有意义的研究”,不仅要发掘新史料,还要通过这些史料揭示规律、明白道理、指导当今,把自己的研究与国家战略联系起来,以扎实的研究成果为我国科技事业发展提供借鉴。

  韩启德说,科技史研究要按时间来建构,史料是基础,文献学乃至考古学是基本功,没有丰富的史料,尤其是新发现的史料,要作出原创性的研究成果是很难的。但是不能停留于此,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这些史料揭示规律、明白道理,指导当今。人们常说“以史为鉴”,研究历史是为了理解当前;知道我们从哪里来,才能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可能往哪里去。

  北大一位青年教师的科学史文章《技术逻辑与技术民族主义》,给韩启德留下很深的印象。这篇文章挖掘、收集了我国上世纪60-70年代,位于长春的第一汽车制造厂研制红旗轿车许多鲜为人知的史料,由此说明当时我国的实际科技能力并不像众人心目中那么的落后,令人信服地证明只要我们坚持自立自强,加上正确的政策支持,谁也阻挡不了我国科技事业的发展壮大。韩启德说自己还读到过不少类似有史料有见解有意义的科技史文章。

  “但我也发现目前我们有些研究只是史料的堆积,没有从这些史料中得出有意义的道理。”韩启德说。他给出一些例子——

  从不同年代的典籍中比较同一名称中药的差异,得出它们并不是同一种药的结论。在韩启德看来,像这样的研究作为中药学研究似乎还有一点价值,但作为科技史研究就不足道了。还有的研究收集他人已经发表过的资料,归纳出一些浅显的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有的文章看不出史料与结论间有什么必然的逻辑关系,等等。

  “这些都让人觉得那他们是‘为研究而研究,为发文章而写文章’。”韩启德说。

  在他看来,要做出好的科技史研究,首先要建立追求一流学术的愿望,“板凳愿坐十年冷”,舍得下功夫,摒弃浮躁,拒绝平庸。其次是要加强学术功底,扩大知识面,理工医科出身的学者要特别加强史学功底,历史出身的学者要努力补充科技医学的基础知识,大家都要更好地应用科学方法,加强哲学思考。

  韩启德说,目前,我国科技史学界对中国当代科技史的研究最为薄弱,而恰恰当代史与现实联系最为紧密,对当今科技发展的实践最有实际指导意义。他建议鼓励与加强这个领域的研究。

  此次举行的年会由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主办,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承办,会期两天。年会由两组大会报告和医学史、天文学史、数学史等20个分会场报告组成,共有来自全国各高校及研究机构的400余位学者作论文报告,是迄今国内科学技术史领域规模最大的一场学术盛会。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本报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邱晨辉)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2020年学术年会暨学会成立四十周年庆祝活动近日在北京开幕。开幕式上,中国科协名誉主席、中科院院士韩启德分析了当前科技史研究的特点,鼓励大家“要做有意义的研究”,不仅要发掘新史料,还要通过这些史料揭示规律、明白道理、指导当今,把自己的研究与国家战略联系起来,以扎实的研究成果为我国科技事业发展提供借鉴。

  韩启德说,科技史研究要按时间来建构,史料是基础,文献学乃至考古学是基本功,没有丰富的史料,尤其是新发现的史料,要作出原创性的研究成果是很难的。但是不能停留于此,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这些史料揭示规律、明白道理,指导当今。人们常说“以史为鉴”,研究历史是为了理解当前;知道我们从哪里来,才能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可能往哪里去。

  北大一位青年教师的科学史文章《技术逻辑与技术民族主义》,给韩启德留下很深的印象。这篇文章挖掘、收集了我国上世纪60-70年代,位于长春的第一汽车制造厂研制红旗轿车许多鲜为人知的史料,由此说明当时我国的实际科技能力并不像众人心目中那么的落后,令人信服地证明只要我们坚持自立自强,加上正确的政策支持,谁也阻挡不了我国科技事业的发展壮大。韩启德说自己还读到过不少类似有史料有见解有意义的科技史文章。

  “但我也发现目前我们有些研究只是史料的堆积,没有从这些史料中得出有意义的道理。”韩启德说。他给出一些例子——

  从不同年代的典籍中比较同一名称中药的差异,得出它们并不是同一种药的结论。在韩启德看来,像这样的研究作为中药学研究似乎还有一点价值,但作为科技史研究就不足道了。还有的研究收集他人已经发表过的资料,归纳出一些浅显的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有的文章看不出史料与结论间有什么必然的逻辑关系,等等。

  “这些都让人觉得那他们是‘为研究而研究,为发文章而写文章’。”韩启德说。

  在他看来,要做出好的科技史研究,首先要建立追求一流学术的愿望,“板凳愿坐十年冷”,舍得下功夫,摒弃浮躁,拒绝平庸。其次是要加强学术功底,扩大知识面,理工医科出身的学者要特别加强史学功底,历史出身的学者要努力补充科技医学的基础知识,大家都要更好地应用科学方法,加强哲学思考。

  韩启德说,目前,我国科技史学界对中国当代科技史的研究最为薄弱,而恰恰当代史与现实联系最为紧密,对当今科技发展的实践最有实际指导意义。他建议鼓励与加强这个领域的研究。

  此次举行的年会由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主办,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承办,会期两天。年会由两组大会报告和医学史、天文学史、数学史等20个分会场报告组成,共有来自全国各高校及研究机构的400余位学者作论文报告,是迄今国内科学技术史领域规模最大的一场学术盛会。